炼石航空(000697.CN)

炼石航空2021年半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

时间:21-08-27 18:53    来源:同花顺

炼石航空(000697)(000697)2021年半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内容如下:

一、报告期内公司从事的主要业务

(一)主要业务及产品

公司主要业务为航空精密零部件、结构件的生产和销售,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主要有成都航宇超合金技术有限公司、GardnerAerospaceHoldingsLimited及其分、子公司,陕西炼石矿业有限公司等。参股公司主要有成都中科航空发动机有限公司、朗星无人机系统有限公司等,构建了“高温合金→单晶叶片→航空零部件→航空发动机→大型无人机整机”较完整的产业链。

报告期,公司的经营收入主要来自于全资公司Gardner,该公司其主要是制造加工各种航空器相关精密零部件、结构件等,包括飞机的机翼前缘表层、发动机相关部件、起降设备、油泵罩等核心部件以及翼桁,机翼表层,翼梁,超大型机翼骨架,飞机地板横梁和座椅导轨等。其生产的零部件主要应用于宽体/窄体商用客机、直升机、引擎、其他飞行器、工业产品等。此外,Gardner还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务,包括配套物流和快速车间服务等。其中收入占比最大为宽体/窄体商用客机应用的零部件。主要客户为空中客车,其他还有GKN、湾流、皮拉图斯、RUAG、赛峰集团、Spirit、Triumph等航空航天领域的企业。

成都航宇主要进行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叶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实现了多种工艺能力及自主生产能力,实现关键工艺的自主可控。其中,工艺能力包括复杂结构钎焊的工艺能力,自适应EDM气膜孔加工,电火花成型加工等。自主生产能力包括内腔AlSi涂层,叶片表面PtAl涂层等。

(二)Gardner主要经营模式

1、采购模式

(1)采购团队:Gardner的采购主要由其战略采购团队负责执行,团队主要工作包括供应商选择、管理、评测和风险管理等工作。采购团队还需根据公司总体预算进行采购支出管理,并对主要供应商的表现进行持续跟踪,管理综合评价体系。

(2)原材料采购计划:Gardner的战略采购计划主要依据公司未来5年规划制定,并依据品种进行分类采购,主要过程包括:评估供应商原材料水平、分析全球供应商情况、分析产品总支出、确定特定材料供应商、与供应商谈判、执行采购计划、执行公司采购支出等。

(3)供应商管理:Gardner的战略采购团队每月、每季度都持续对供应商的供货情况进行考核,主要考核指标包括交付数量、交付表现、材料质量等。

2、生产模式

Gardner主要根据客户的需求,生产、加工、装配、维护各类航空航天零部件产品,此外,Gardner还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务,主要包括零部件装配、配套物流和快速车间服务等。

Gardner公司的工厂设施分布在在英国、法国、波兰、印度及国内,Gardner总部对各家工厂试行“OneGardner”管理,以确保不同地理位置的工厂的生产水平都能保证一致的质量水平。

Gardner主要产品生产设计、商业模式、质量管理体系等大体流程如下:

3、销售模式

Gardner的主要产品为根据主要客户的需求制造加工各种航空器相关精密零部件、结构件等。此外,Gardner还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务,主要包括零部件装配、配套物流和快速车间服务等。

Gardner在整体航空航天制造行业中,属于精密零部件制造商,其主要销售客户为具有长期合作关系的飞机制造企业和飞机大型结构性零部件制造企业,同时也向飞机发动机制造商、飞机设备制造商等销售产品。

Gardner的主要销售客户为航空航天行业企业,其中最主要的销售客户为商业民用客机相关企业。Gardner与其主要客户保持着长期密切的关系,其产品质量、交付和客户响应等方面在行业中长期拥有良好的声誉。

Gardner主要客户包括空中客车、GKN、Rolls-Royce、Spirit等。

4、存货管理

在存货管理方面,Gardner主要遵循以下关键原则:

A、公司的生产订单以销售订单为基础进行确定;

B、每一个采购的零部件都会有明确的订单以及授权批准程序;

C、在工厂内移动原材料及在产品,需要保证控制顺序及可追溯性;

D、原材料合同成本及分包合同成本按实际成本分配给每个工程订单;

E、每个员工对每个零部件的加工时间都有严格的标准并被预先设定;

F、直接人工成本和间接费用率都会根据生产期间而计算;

G、严格计算并判断存货成本及可变现净值金额,以确定是否需要及时进行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并遵循以下标准:(1)当存货价值因为以下原因不可恢复性的下跌时,需对存货计提跌价准备至其可变现净值:a.损坏或由于质量问题而无法进行销售;b.全部或部分过时;c.销售价格下跌;d.完工成本大幅度上升;(2)存货由于损坏、销售价格下跌或完工成本大幅度上升所需计提跌价准备,须经过逐笔确认;(3)存货由于冗余或过时所计提的跌价准备,在存货组的基础上进行,并遵循以下原则:a.计提减值准备需经过管理层审阅,任何超过总金额3%或1万英镑的价值调整需得到CFO的书面批准;b.判断原材料是否过期,需根据预计领域时间计提跌价准备,具体为:0-6个月不计提、6-12个月计提50%、12-18个月计提90%、18个月以上计提100%。(4)在产品和产成品是基于订单需求而非储备存货的目的生产。然而,管理层仍需每季度对在产品及产品余额进行审阅,对冗余或过时的存货计提跌价准备。在产品和产成品的如果在6-12个月没有对应到具体客户,将被计提50%跌价准备,超过12个月将被计提100%跌价准备。

Gardner一贯地按照一致及高水准的存货管理政策执行,每月Gardner管理层对存货跌价准备计提表进行审阅,并对发现的异常存货进行及时跟踪和分析,以保证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充分性。

Gardner在日常执行详细的存货盘点制度,频率为每个财务年期间至少一次。Gardner的所有领域的存货盘点均在相应的永续盘存系统下进行,同时根据以下原则执行现场手工盘点:

A、所有存货至少每年进行一次盘点;

B、现场抽验至少每天进行一次;

C、盘点由独立于存货保管员的人员执行

D、盘点差异由独立于存货保管员的人员迅速跟踪并解决;

E、每年的累计差异不能达到重要性水平;

F、所有的盘点准确的记录需与会计记录保持同期;

G、盘点记录应当独立完成,不得与系统书面记录进行核对而完成。

(三)公司行业地位及竞争优势

公司全资公司Gardner是欧洲一家先进的航空航天零部件生产及系统集成的大型跨国企业,业务包括航空航天零部件的生产、制造、装配、维修等。总部在英国,其在英国、法国、波兰、印度及国内均建立了工厂。

公司立足于高温合金材料及航空发动机单晶涡轮叶片生产技术,大力发展航空制造业务,从高温合金、单晶涡轮叶片,到航空发动机、无人机整机及航空零部件制造的航空产业链布局,提高了公司产业链的集成度和内生协同效应,增强了公司整体的竞争力,对公司在航空制造业关键技术的突破及未来国际航空产业的整合具有重要意义。

(四)行业情况

航空制造业是工业制造的“皇冠”,是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制高点,位于高端装备制造业价值链的顶端。经过数十年的培育和发展,中国航空制造业产业已经初具规模,已形成了明确分工与集群化分布,涵盖了通用航空、民用飞机、机电系统、航电系统等多个领域。

近年来,高端装备制造业越发受到国家重视,并获得政策大力培育支持。通用航空的突飞猛进,将是航空制造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因素,并带动后者在技术、产品、产业化等方面突破。随着国家商飞项目的推进,可以预期未来国家政策将更多地倾斜到航空制造领域,为航空制造业发展提供政策保障。可以预期未来我国航空制造业前景广阔,市场需求不断增加,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航空制造产业需继续完善产业链条,向规模化、系列化、专业化方向发展,引领中国制造业由大变强,提升制造业层次和核心竞争力。航空零部件制造是航天航空制造业的基础性子行业,具有产品门类繁多、工艺路线复杂和产品精密度高的特点。作为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典型代表,航空制造业具有集成与综合化程度高、多元化广域协同范围广等显著特征,需要充分利用先进的数字化协同技术,构建多层次、多方位的全价值链协同业务体系和应用体系。

从资产专用性角度,零部件制造业较专用子系统及整机组装,在不同机型及军民应用领域之间具有更广泛的通用性及下游市场;同时,由于零部件产品的高度定制化,零部件制造商易与整机及子系统制造商形成较深入的合作关系。

公司所属控股公司及参股公司的生产涵盖高温合金材料、发动机单晶叶片、航空零部件、航空发动机、大型无人机等完整的产业链,对航空制造业关键技术的突破及未来国际航空产业的整合有重要意义。新冠疫情自2020年初爆发以来,对我国和全球的民航业与航空制造业造成严重影响,目前仍在持续。受疫情的冲击,民航业减少了对飞机的需求,相应的对飞机及其零部件的制造产生重要影响,波音、空客及航空制造业上游产业企业纷纷降低产能,裁减人员。在疫情仍在持续的情况下,航空公司对新增飞机的需求相对较少。由于疫情持续时间的不确定性,对航空制造业恢复增长的时间也难以确定。二、核心竞争力分析 1、人才与技术优势:成都航宇的技术团队、技术骨干均有在Rolls-Royce等国际领先航空发动机制造公司长期从事技术工作的经验,主要工程师大部分来自国内外知名的航空发动机制造相关企业,并以985院校本科、硕士及以上学历为主,形成了中青年结合、专业配置合理的高层次人才梯队。 2、全产业链垂直整合优势:航空制造业务涵括高温合金熔炼、单晶叶片等零部件制造、中小型航空发动机制造、无人机系统,是从航空制造到无人机系统运营的全产业链公司,在行业中具有独特的垂直整合优势。 3、Gardner在航空制造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公司采取各种措施稳定目标公司核心管理层、技术、运营、销售等团队,以保持Gardner公司自身的经营稳定;公司将保持各子公司原有业务的运营独立性,以充分发挥原有管理团队在不同细分业务领域的经营管理特长,提升各自业务板块的经营业绩,共同实现公司股东价值最大化。Gardner的产品零部件品种丰富,可以整体提升公司在航空制造方面的能力,有利于公司业务的发展和增强企业竞争力。 4、成都航宇采用与欧美同步的单晶叶片制造技术,成熟可靠的制造工艺,高效率的研发能力,核心设备定制,拥有高温合金、单晶铸件、叶片机加、表面涂层一体化的制造能力,可提供成品叶片交付一站式服务的企业。三、公司面临的风险和应对措施 1、新冠疫情对公司生产经营影响的风险 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已严重影响航空客运产业的正常经营,进而影响产业链上下游。国外疫情的持续,对公司核心子公司Gardner的生产经营也造成很大冲击,作为一家跨国航空零部件制造企业,Gardner总部位于英国,在欧洲多国设有工厂,受疫情影响,收入减少。目前,国外疫情的发展仍存在不确定性,全球民用航空产业仍持续受到冲击,如果疫情广泛蔓延且持续较长时间,将持续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2、国际政治环境变化风险 公司属于航空制造业,主要业务是为国际航空飞机生产商、航空发动机生产商提供零部件,公司与主要客户及供应商长期以来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但由于航空航天零部件属于技术和政策敏感性产品,国际政治环境的变化对公司业务有一定影响。 3、政策风险 近年来,高端装备制造业越发受到国家重视,并获得政策大力培育支持。通用航空的突飞猛进,将是航空制造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因素,并带动后者在技术、产品、产业化等方面突破。随着国家商飞项目的推进,可以预期未来国家政策将更多地倾斜到航空制造领域,为航空制造业发展提供政策保障。 在上述良好的政策背景下,公司的航空制造业务板块业务正在按既定计划良性发展,但航空制造业属于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未来公司的生产经营除须遵守生产所在地区、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国际公认的适用准则、法令、法例外,还须遵守我国的法律法规、相关政策和未来任何国家、地区航空航天制造业法规政、相关政策的的变动,都有可能使公司增加相关合规成本。 4、科技进步及产业变化风险 航空制造业是工业制造的“皇冠”,是未来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制高点,位于高端装备制造业价值链的顶端。近年来,公司通过外部并购和内生发展完成了航空产业链关键节点的产业布局,具备了航空制造业的高端生产制造能力和丰富的产品体系。但随着未来结构材料、发动机、软件设备等科技的进步,航空制造业都将面临产业变化的风险。公司为了维持足够的市场竞争力,必须掌握产品的市场趋势,积极发展和提升生产和管理水平以满足客户需求。如果公司的技术水平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或者新工艺和产品功能不能得到客户的认证,其市场地位和盈利能力将会受到影响。 5、汇率风险 公司主要收入来自于下属Gardner公司,而Gardner公司的业务分支及主要客户分布在全球多个国家,其产品销售的结算货币涵盖英镑、美元、欧元、波兰兹罗提、印度卢比等多种货币,在实际经营中存在各币种货币对英镑的汇率波动导致Gardner公司发生汇兑损益的风险。为应对该风险,Gardner公司已根据重要性水平,对部分外币结算的交易签订了远期外汇合同,用于管理外汇风险。同时,由于本公司的合并报表列报货币为人民币,而Gardner公司合并报表的列报货币为英镑,故英镑对人民币的汇率变化将对公司未来合并财务数据带来一定的外币报表折算相关的汇率风险。 6、单一客户收入占比较大风险 航空制造业属于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行业,进入壁垒较高,公司所处的民用航空制造服务领域下游的干线飞机市场,基本已被波音和Airbus两家公司垄断。目前世界上主要航空制造公司的重要客户一般都为该两家公司,且收入占比均较高。由于该等行业特点,公司客户分布亦处于相对集中的状态,对单一客户Airbus的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重较大。 虽然公司下属Gardner公司是Airbus一级供应商中的优质供应商,但如果未来Airbus整体经营状况不佳,或Gardner来自Airbus的收入下滑,则可能显著影响公司盈利能力的稳定性。 7、商誉减值风险 公司收购资产形成的商誉金额为人民币24.34亿元,已累计计提了13.20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若Gardner及其客户未来的生产经营受到疫情或其他突发事件的影响,进而持续影响到Gardner的未来业绩,则公司仍然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